鲤鱼乡1234 > 未分类 > 末世男子图鉴收集(nph) > 096.就此舍得
      乐园还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而他们的领袖身为干部,却要先行离去?
      【死飧者】的老成员感到愤怒,新成员们却很快地接受了这一点。
      问题的解决方式不止一种,途径不止一个,没有必要拘泥于方法。
      想通了这点,众人便也定下心神。
      可是,如果连【乐园】都没有共享精神,又有哪里能有呢?
      “老大,你想去哪里?”
      有人问。
      “去到我主停留的地方。”
      李易之回答得很干脆,“那里有着只有共享才能达到的图景。”
      少年并不知道菈雅所望向的是何等愿景,但他看到了架构所投下的影子。
      运程、【天国】、【概念通译】,以及类似互联网般架构在信者之间的【天堂】……
      一切都指向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人类可以相互理解吗?
      没有了语言的隔阂,沟通成立吗?
      没有了地位的差别,可以共情吗?
      没有了资财和寿命的限制,人们愿意这样做吗?
      如果连技艺经验都可以共享,个体会战胜对失去独特性的恐惧吗?
      ——同心则同德,同德则同志。
      乐园的人数虽众,心之所向迥异,又有什么用呢?
      李易之知道,女人想要达成一种共识——至少是一定范围内的共识。
      充满实验性质,乌托邦,与现今私有正义的道德相悖。
      这注定不是面向所有信者的组织。
      想要达成如此程度的共享,所有参与者的动力有且只能有一个:
      对于未知的、永恒不灭的好奇心。
      这是与信仰无关的事。
      于是李易之便这么解释了。
      “那么,你要怎么去呢?”那人继续问。
      “我想,这就关系到另一个话题了。”李易之说:
      “【我,从何而来?】”
      “【我】是什么?【我】是一个实体吗?这实体源自于何处?”
      “父亲,母亲,十月怀胎。这是我身体的由来。”李易之肯定,复又反驳:
      “所以我只是躯体吗?”
      “【我】又不光是家庭所养育的。”
      “在我身上的所有认知和技能、文化和素养 ,都是一代代的人如同接力般传过来的。”
      “【我】是我,也是我所在的社会、所处的关系、所植根的历史。”
      “家庭、社会、历史……我又有什么资格,抛下这一切深恩厚谊,为了自己而活?”
      “【我】能为自己而活吗?”
      反问自己,李易之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我应该为自己而活。”
      “有些东西,是【人类】给予我的馈赠,我却将其据为己有,以为这就是【我】了。”
      李易之叹息:
      “但这终究不是我。”
      “所以,我将自己共享了。”
      随着最后一片概念上传完成,少年终于放松下来。
      “技能也好、经验也好,记忆也好、语言也好……”
      “【李易之】所拥有的一切,只要信者想要,尽可拿去使用。”
      抿了抿唇,李易之的笑容显得有些腼腆:
      “我将自己还给人类,人类也一定会放我走。”
      “而我只要能走,就一定是在去往我主身侧的路上。”
      共享……自己?
      这可行吗?
      不算大的告解室里瞬间嘈杂起来。
      有人质疑,有人反对 。
      但李易之共享到【天国】的记忆和情感却是实打实的。
      那是每个人都可以感受、触碰的决意:
      尽偿因果,而后再生。
      “那父母呢?”和李易之关系最好的王七问,“你的父母总要有人赡养。”
      少年眨眨眼,狡黠一笑:
      “赡养人类是乐园的义务,不是我的义务。”
      这……
      众人一时无语。
      谁能与孜孜不倦、任劳任怨的术士比?谁能?
      确实没有这样的孝子贤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