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南一无奈的笑笑,“救人是我的本能和职责,我的职业让我没法见死不救,我多冲一分,完成任务的希望就大一分,兄弟们受伤的可能性就小一分,我又怎么能不冲呢?”
      “那你呢?我问你那你呢?”
      余妙咬唇,对这个答案很不满。
      “妙妙,队里的兄弟们都是一样的,不是我也会是别人的,我们的工作都是一样的,你知道的,不是吗?”
      话说的没错,但……她想问的根本不是这个!
      “不一样的,是不一样的!你明明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是故意的,我都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
      周南一是笨蛋,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笨蛋……
      她鼻子一酸,眼眶瞬间红。
      余妙眨眨眼把眼角的泪意眨去,推着沉默的周南一到不远处的回廊,蹲在他面前,伸手往他的腰腹探。
      “……你干什么。”
      “为什么不让我看?”
      余妙被他抓住手腕,她抬眼看了他一眼,抿抿唇非要掀开他的上衣。
      “如果我非要看呢?”
      “……”
      那他能怎么办?他从来都是拒绝不了她的。
      终于还是看到了,余妙咬紧牙,控制住不让自己的手发抖,小心轻柔的摸了摸那个难看的疤痕。
      看起来那么长,那么深。
      上次为什么都没看到?
      那个时候该多危险啊,她是不是真的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