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周南一这样的人,一天不动都会难受的浑身不自在,更不用说已经这么多天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的生活了,每天只能简单用水擦身让他觉得已经得要长虱子了,虽然是妙妙帮他擦的,他无比的享受。
      他还是有些难以忍受。
      好不容易背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他就迫不及待嚷着要出去逛逛,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了。
      余妙:“……”
      眼前这个像小孩子一样看着她的人真是个二十大几的男人吗?
      虽然咨询了医生小心点不要伤到腿出病房是没问题的,但余妙还是有些不放心,问护士要了一个轮椅回去。
      让他一个188的男人坐轮椅?
      周南一当然觉得丢脸不肯上去,但余妙的表情告诉他,他要是不接受就别想出去了。
      没办法,他只能在心里自我建设之后毅然决然坐上那辆轮椅,被她推着往电梯去。
      不是什么特别的时间点,医院的人算不上太多,他们走到电梯口余妙才想起来有什么东西忘了。
      “在这等我一会儿。”她把轮椅推到一旁,没多久就回来了,手上拿着一个厚实的围巾。
      “戴上这个。”
      她打开折好的围巾,俯身轻轻的替他围好,神情十分专注,一双温暖的手时不时触碰到他颈部的皮肤,留下她的片刻体温。
      “我用了你的,那你呢?”
      “我没关系的,很久没见风了,第一次出门还是要谨慎点,小心感冒了,大病加小病,就更出不了院了。”
      周南一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脸,随她去了。
      他果然是很久没呼吸外头的空气了,就连噙着冷气的冬风都觉得无比的清新。
      “还是外头好,整天在屋子里呆着人都要发霉了。”周南一叹了口气,真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好头上就真的要长蘑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