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宇文…宇文……你好粗阿~~插进来……插的苏苏好涨……满满的……鸡巴好棒……好粗啊啊~~』我止不住的扭腰,前後合着宇文的节奏动着。

    『唤我的名!!跟你说好几次了骚狐狸~』宇文在我身後,抽插着我的淫穴,摸着我的尾巴。

    『霄~~霄……好舒服……嗯…啊啊~霄~你好棒啊……真舒服…被你插…被插的…好舒服啊啊…嗯嗯……』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体内的冲撞和满足,尾巴在後面摆动,代替我的手,抚摸着宇文的胸膛。

    『骚狐狸……喔喔!!你好紧!!天天被操!!还这麽紧!!真爽…真舒服!!在外面被操是不是很刺的揉弄,子墨边揉边低下头来,用舌头舔弄我的奶头,时而啃咬着。

    『啊啊~~咬苏苏……苏苏的奶头…最喜欢被咬了……子墨…啊啊~~喔喔又被撞开了,射进来……都射进来……子墨…子墨!!哈啊……啊啊啊啊~~』我的小子宫又被撞开,被满满的灌入精液,这次夏侯射了很久,一直到彷佛挤不出精液,才把粗长的肉棍拔出来,我摊倒在地上,闭着眼睛享受精液灌满的滋味,精液源源不断的,从我打开双腿中的小穴里流出来,形成一摊米白色的水漥。

    突然感觉到,右耳的蓝色耳环传来温热感,我摸了摸耳朵『唔…』的一声张开眼睛,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边除去衣饰,边缓缓的朝我走近。

    只见他翻手一动,我整个人悬空浮了起来,朝他飞去,靠住他的瞬间,我便习惯性的,整个圈抱着他的身子,将头靠在他的颈间说:『卿远~~你回来了~~苏苏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