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剛灰蒙蒙亮,床上的人兒似有些不適應外面的燈光,剛睜眼的時候被那刺眼的光芒迷了眼,立刻閉上眼緩了好一陣子之後才慢慢的睜開了。

「這里是六王爺的府中」

錢美一看著房間內的一切,都是極其珍貴的玉器和花瓶什么的,最重要的是,那里居然還放著宮昕霖昨日穿的那件衣f,想到這里,錢美一不禁將視線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似乎在看看自己有沒有丟失什么一般的,

衣f的完整和下半身並沒有什么異樣的感覺,瞬間讓錢美一的落地了。

「小姐,你醒了」

錢美一剛准備起身的時候,就看到一個丫環打扮的nv子走到了她的面前,輕聲的說道。

錢美一疑h的看了一眼,有些想不明白,宮昕霖不是不讓他的府中有其他的nv子嗎這個丫環又是從何而來的

「你是」

「哦。小姐,我是翠兒。昨晚被王爺買了回來,說是伺候以為小姐的,」

翠兒靦腆的說著,小臉也因為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起來了。

「這樣啊那你們王爺呢」

「王爺說,如果小姐醒了,可以直接去書房找他。」

「好吧,那我去了。你不用伺候我梳洗了,先下去吧。」

錢美一對待翠兒十分的溫柔,就算是在醉紅樓的時候,作為宿主的錢美一也沒有打罵過丫環,錢美一自然要將這個給傳遞下去了。

「是,」

聽了錢美一的話之後,翠兒就退了下去,而後,錢美一簡單的將自己打扮了一下,就去了書房,畢竟她的事情還沒有解決的,

「王爺,小姐來了。」

自始至終,甄義和宮昕霖都不知道錢美一的名字,只能一口一個小姐的叫著。

「讓她進來吧,不用通報了,」

「是。」

說完之後的甄義就立刻走到了門口,看著漸漸走過來的錢美一,沖她微微一笑,而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錢美一也沒有說什么,直接的進去了。

宮昕霖一早醒來之後就一直在書房中練字,即使是錢美一來了,也未曾抬起過眼眸看她一眼。

「王爺。」

「你來做什么」

宮昕霖沒有看她,而是低頭練字,但是眉頭卻在忽然間皺了一下,

聽了宮昕霖的話之後,錢美一不禁白了他一眼:明知道我過來是因為進宮的事情,你竟然說不知道

「當然是來.....看看王爺的了。」

錢美一咬牙切齒的說道,如果能夠將宮昕霖吃了的話,她一定會毫不客氣吃得,

「那你現在看完了,可以出去了嗎」

「呃....」

錢美一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剛剛還好好地人為什么會在這樣但是有著nv子那唯一的自尊,錢美一什么都沒說的就離開了,只是她如果知道後面的事情了,一定不會離開的。

「王爺,小姐走了....」

甄義站在外面聽到了里面的對話,有些著,他也搞不懂宮昕霖了。

「你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