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孙落落周六过生日,邀请闺蜜尹白露参加她的生日派对。说是派对其实只有五个人参加,除了她们两个,还有孙落落的哥哥孙剑英,被尹白露拉来的池霜降,以及孙剑英的死党卫清明。
      到了周六这一天,尹白露领着两个哥哥上门。
      刚按响门铃,孙落落就飞奔过来开门,她眉开眼笑地说:“你们来啦,快请进。”
      尹白露留意到今天孙落落穿了一件蓝色碎花裙,清新淡雅的裙裾衬得她体态轻盈,青春靓丽。
      一头柔顺的短发,细细的眉毛,笑起来很容易羞涩,一双剪水的眼眸中透出清爽的倔强,她五官平淡长得不漂亮,但是很文艺,很特别。
      尹白露牵着她的手,由衷地称赞道:“你今天真漂亮。”
      “真的吗?”孙落落红着脸,娇羞一笑。
      尹白露给卫清明和池霜降使眼色。
      “嗯,好看!”池霜降点点头敷衍道。
      “裙子看上去清新活泼,真的很适合你。”卫清明语气温和真诚。
      “听到了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选的裙子怎么可能不漂亮?你呀,就是平时穿得太老气了,明明才16岁,穿的跟个60岁的老太太似的……”
      孙剑英的嘴跟加特林似的突突个没完,孙落落的脸色立刻阴沉下去,她压抑着内心的怒火,露出一个淑女的微笑:“好了,我知道了。”
      这对兄妹很有意思,妹妹社恐,哥哥社牛。
      孙家的别墅装修是欧式奢华风格,空间宽阔,还有着健身房和酒窖,每回来都让尹白露羡慕不已。
      尹白露在房子里转了一圈,问孙落落:“怎么没看见孙阿姨呢?”
      “我妈在法国出差,回不来,她让我们尽兴玩。”孙落落耸了耸肩苦笑道。
      父母离婚后他们俩兄妹就跟着妈妈一起生活,孙悦诗是上市公司的CEO,满世界飞,常年不着家。
      没有大人在场,几个孩子也没了拘束。
      餐桌上,孙剑英用叉子敲击瓷盘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欢迎各位来参加我妹妹的生日Party。为了让我们的气氛活跃起来,就来真心话大冒险吧!”
      “好啊,好啊。”尹白露想借机和卫清明亲近,自然跃跃欲试。
      池霜降努努嘴,一副胸怀坦荡的模样,“玩就玩呗,我随便。”
      其余的两人基于现场氛围也表示同意。
      规则是每人从扑克牌中抽一张,牌面最大的人可以向最小的人提问,被提问者可以选择回答真心话或者完成大冒险。
      第一轮卫清明的牌面最小,孙剑英向他提问,孙剑英倒是一点不含糊,上来就问了一个劲爆的问题。
      “你是处男吗?”
      卫清明抬头笑着剜了好友一眼,锋利的目光几欲将他凌迟。
      孙剑英一阵心惊胆寒,但还是硬着头皮扛下了压力。尹白露和孙落落下意识对视一眼,两个人的脸上俱是毫不掩饰的兴奋。池霜降幸灾乐祸,抿嘴等着看好戏。
      在经历了仿佛长达一个世纪的沉默,卫清明的目光极短暂地与尹白露交汇,然后再迅速错开,他咬着唇回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