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音一关掉,沉白白顿时觉得世界清净了不少。
      她也没了继续直播的心情。
      关掉直播,简单清洗过身体后又把客厅和卧室打扫干净,沉白白捶了捶酸痛的肩膀,整个人呈大字形摊倒在床上。
      她的眼睛紧紧闭着,脑子却无比清醒。
      沉白白在床上左右翻腾却怎么也睡不着,躺久了还有些头痛。本以为故意把身体搞得累点儿能快些睡着,没想到竟然会失眠。
      数羊给自己催眠的间隙,她不自觉又想到了学长。
      其实今天不光她醉酒是假的,连裙子烂掉也是她计划好的。
      那条裙子是新的,而且又是系统出品,质量不会差,是她拜托系统配合她给裙子做了手脚,让它在合适的时候断掉。
      世界上哪来这么多巧合,大都是有人故意为之。
      现在想想,自从他们认识之后,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学长都给了她很多帮助,也从没要求她有什么回报。
      长期帮她找兼职,又主动把房子低价租给她,还有其他的一些零碎的事情。
      他的心思一直表现得很明显,只是沉白白自己没发现。
      如今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以后又该怎么相处呢?
      要不,搬出去?
      “啊,好烦啊。”
      沉白白把被子拉到头顶,在懊恼中陷入了睡眠
      周日下午六点多。
      出租车司机时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打量着她的眼光轻佻又下流。
      沉白白浑身发毛,她小幅度地挪到右车门边,把头偏向窗户装作看沿途风景的样子,尽量不与他对视。
      “系统,他还在看我吗?”
      “是的。”
      “还有多远啊,我想快点下车。”
      “大概还有二十分钟,请宿主忍耐一会儿。”
      二十分钟?!
      沉白白都要绝望了,她现在真的是如坐针毡,哪儿哪儿都不自在。
      “系统,把直播打开吧。”
      虽然她不能出声和观众交谈,但是看着观众们在直播间闲聊就好像有人陪着她一样,能让她放松许多。
      “哈喽,主播终于上线了。”
      “主播现在是去哪儿呢?”
      “主播现在不方便说话吗?”
      “应该是吧,看起来像是在出租车上。”
      沉白白聚精会神地盯着评论,心里盘算着她现在不方便说话,那能不能通过手机打字发在直播间里?
      “不可以,本系统只接受制造商所在位面的设备接入。”
      “那我在脑海里跟你交流,你帮我转达给观众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