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白白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张伟今天果真没有来接她,沉白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免不了有些失落。虽说是自己强硬的要和他断绝联系,但张伟这么爽快的就放手,还是令她生气。
      既气张伟薄情寡义,又气她自己拿不起放不下。
      人啊,真真就是贱。
      感受到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沉白白的情绪好了不少。以前总是熬夜,饮食也不规律,吃饭总是挑学校食堂最便宜的套餐吃,时间长了,身体总会有些问题。平常总会感觉身体疲累、肌肉酸痛,虽也能忍但总归是会难受。
      现在经过系统的修复,她觉得自己精力充沛,身强力壮,一拳能够打死一头牛(大雾)。
      脱掉身上的病号服,里边的半透明睡衣已经变得皱皱巴巴。还好她昨天让张伟把她那天换下的衣服带了过来,不然她穿成这个样子是绝对不敢出门的。
      回到宿舍时已经是中午,其他叁个舍友全都不在,应该是一起去吃饭了。
      从她醒来就一直保持安静的系统突然出声提醒道,“宿主,本月常规任务完成进度为零,请尽快开始做任务,以免受到不必要的惩罚。”
      沉白白叹气,本来她看系统都没动静,想着这些任务可以晚些,再晚些。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只一味的装鸵鸟是没用的。
      “直播的内容是我自己定吗?”如果可以,她就直播写作业,每个月混满50个小时,连叁天都不用。
      “直播具体内容可以由宿主选择,但每场直播至少包含以下一项:
      1.裸露或自慰;2.非插入式性交;3.插入式性交。”
      看来她浑水摸鱼的想法完全行不通啊!
      沉白白纠结的很,思前想后,她最终决定直播洗澡。拿了换洗衣物进入浴室,沉白白深呼一口气,让系统开启了直播。
      直播间刚开始没有一个观众,沉白白心下轻松不少,但要她对着光屏脱衣服还是很难为情。沉白白转过身背对着光屏,想着速战速决,早点洗完早点结束,于是叁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叮咚”“叮咚”
      脑内的叮咚声响了两下,沉白白没忍住扭头看了一眼光屏。
      “饿了吃肉打赏10银币。”
      “饿了吃肉打赏50银币。”
      原来这是直播间观众打赏的提示音。
      光屏左下角还有这个观众发的几条评论。
      “新主播?”
      “看着这么瘦,屁股上的肉倒是不少!”
      “嘿!快点转过来,让我看看长啥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