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渐渐回笼,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鼻腔,搅扰的病床上的少女睡不安稳。
      沉白白缓缓睁开双眼,被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刺得偏过头去。
      病床边上趴着一个人。虽然从沉白白的角度只能看到一颗后脑勺,但她还是一瞬间就认出来这是张伟。
      他身上穿着的联名外套是沉白白拿到第一笔家教酬金后买来送给他的,张伟收到礼物时的开心不是假的,对她讲的甜言蜜语也不似作伪。
      两个人经历过的美好时光一帧一帧闪过脑海,曾经鲜活的景象如今都像是覆盖上一层老电影的滤镜,久远又陌生。
      泪意不受控制的涌上来,瞬间模糊了沉白白的视线。
      默默的掉了一会儿眼泪,沉白白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忍住想要大哭发泄的冲动。
      旁边的病床上还有人睡着,尽管自己伤心难过但也不该吵到别人休养。更何况,她不想再为张伟流泪,他不值得。
      心情平复的差不多后,沉白白从床上支起身来,想要叫醒张伟。哪知还没张口,就因为突然的眩晕又倒回床上。
      “检测到宿主身体处于严重虚弱状态,开启生物体修复功能,强制固定宿主身体,以免影响修复效果。”
      脑中突然响起一个机械音,沉白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一动也不能动。明明没有任何束缚感,她却连控制自己的一根小手指都做不到。
      未知的事物总会令人感到害怕,可沉白白此时反而觉得头脑清醒无比,连一丝恐慌的情绪都升不起来。自己好像被温暖的水球全方位包裹住,后脑的胀痛感明显的减轻。
      沉白白感受着身体的舒适,想到刚刚那个机械音。
      虽然她还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但能感觉到这个未知的东西对她并没有恶意,而且它是在帮助自己。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白你醒了?”
      刚才沉白白倒在床上的响动虽不大,但也将张伟惊醒。
      张伟看沉白白只是睁着眼睛看他却不说话,心虚的低头躲开她的视线.
      “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说罢就快步走出病房。
      沉白白没心思去想她和张伟的感情纠葛,只想阻止张伟去叫医生,奈何自己仍然无法出声。
      如果被医生发现她现在的异状,会不会被切片研究!
      “宿主不用担心,此低等位面没有检测到本系统的能力。”机械音又从脑海中响起。
      它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